微信该不该向运营商交费-

【2018-01-15】

  微信应该付给运营商吗?

  运营商铺平了道路,腾讯汽车本来看似简单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复杂。腾讯已经发展了一年多的微信业务,为什么到现在才触及运营商的敏感神经呢?除了网络租赁费外,腾讯还不应该为运营商支付微信业务的特殊费用吗?专线信道是在使用中尽管媒体对微信账单有各种各样的解读,甚至还对消费者进行了一次民意调查,但是这篇文章还是需要向读者解释关于微信收费的争论很多媒体从一开始就搞错了目标,微信收费,是指运营商向腾讯收费,纯粹是企业之间的费用分摊或利益重新分配,与用户没有直接关系的用户是不会被收取的。在弄清了双方的冲突后,让看看究竟是什么触及了运营商的敏感神经。网易科技在“谁来调和微信与运营商的危险关系”一文中提到,以微信OTT为代表的典型业务,是对短信,彩信,语音等传统业务运营商的影响,取而代之甚至颠覆。但与此同时,运营商的数据流量增长也受益于微信等OTT业务的快速发展。这种微妙而危险的关系似乎是导致运营商和微信非常难以定义自己的根本原因。但事实上,双方的利益还不止于此。目前,微信费用争议的焦点已经从市场层面转移到了技术层面:原来的私营运营商专用信令频道可以长期免费占用?所谓信令,是一个专用的控制电路信号,负责建立用户呼叫,解除,定时,计费等。例如,用户通过固定电话或手机完成拨号后,向本地电信局终端发送信号。经过一系列的数据交换后,中心局在网络上发送信令,在收到信令响应呼叫信令协议后,完成信令传输,两端开始传输语音信号,用户可以拨打电话。同样,当通话结束时,主叫终端和被叫终端也需要通过信令来控制释放电路。很容易看出,信令信道是运营商为了保证用户正常使用网络而设置的专用管理信道。换句话说,信号通道不是设计成在设计开始时从外部操作的。当然,没有相应的成本标准。这就是为什么今天的OTT服务占用免费的信令通道,问题在于这个话音时代的规则最终被移动互联网业务最初用来建立,解除语音通话等指令的信令通道所打破,这种微信登录只要在互联网上不断发送心跳信号就可以把移动互联网服务占用。如果微信用户量不大,这个占用专用信道可能不会引起运营商的激烈反应。但事实上,微信用户一年从零增加到三亿多。数以亿计的用户每隔几分钟就会发出一次心跳,这对于运营商的信令通道来说是一个可怕的现象,这样的信令风暴造成的网络瘫痪也是不可避免的,是否违反了网络中立的原则微信业务占用了大量不同于微信,它不仅占用了网络宽带资源,还占用了大量的信令资源,导致运营商网络拥塞;运营商不得不扩容投资规模,网络规模的扩大,所以运营商认为过去的收费方式已经不适用了,腾讯应该同时支付网络租用费,这部分信令通道暂时占用扩大网络成本,而不是继续占用这部分免费资源承运人立即引起指责。反对意见认为,对微信等产品的收费违反了网络中立的原则。运营商不应该用行业的地位随意收费,而应该平等对待所有的互联网产品。一些意见领袖甚至认为,信号风暴是运营商利用基础网络垄断优势开拓OTT企业的借口。那么,运营商是否通过对腾讯的微信业务征收资源来违反网络中立原则呢?根据定义,网络中立原则是保证网络内容传输的中立性,要求运营商对所有的互联网内容进行处理,从数据传输的商业利益来控制,但支持运营商收费的一些意见认为,网络中立原则更多地应用于固定宽带网络,移动宽带网络应该具有较广泛的管理权限,稀缺的无线电频谱资源,本节的支持者指出,2010年12月美国通过并在全球广泛借鉴的“网络中立条例”并没有否定固定和移动网络运营商的网络管理,但其合法的网络管理权威。实际上,在许多国家的运营商也在采取不同的措施来管理互联网流量。例如,ATT阻止其Facetime业务在蜂窝网络上运行,而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瑞士和荷兰等国家也允许运营商阻止或限制Skype等OTT业务。在中国特殊的环境下,运营商不可能借用国外的阻塞和限制来管理OTT业务。当前的矛盾和冲突主要在于双方是分担费用还是分配利益。对于网络压力下的运营商而言,对占用大量通信网络信令通道的OTT公司收费似乎没有问题。正如中国联通董事长常小兵曾多次强调,一个企业和一个产业不能按照经济规律继续发展,无论是什么样的创新运作模式,企业都可以摆脱基本的经济规律。如何重构运营商与腾讯的铺路和过街之间的关系已经变得不那么容易了,过去运营商和互联网公司的技术结构和收费标准各不相同,目前微信等创新产品已经运行在原有的规则之下同时也改变了企业的利益,因此运营商和互联网公司必须对利益分配格局进行调整,最终体现在调整收费方式,虽然如上所述,腾讯应该为了分担网络扩容的成本,非常规地将这辆微信交由微信交给运营商收取网络租用费以外的信令资源,但在某些情况下,对微信这样的创新产品进行收费将极大地扼杀其创新力量国内企业和运营商都不缺这些资金来扩大自己的网络,但是这个观点呢有两个问题:一是运营商和互联网公司,他们不是慈善机构,都是基于经济利益,有投入需要回报的;二,按业务运营信号通道占领腾讯公司是一种商业活动。它属于企业间合作成本分担或利益重新分配。未来,腾讯可以将成本转嫁给广告主,用户永远不会受到影响。可见,为了经营者的利益和腾讯之间的纠缠,谁也不能简单地判断谁是错误的,都是涉及到两个行业竞争与合作的规则。随着微信等新产品的问世,两大行业将面临竞争关系(即规则)的重构,这是不可避免的。事实上,行业竞争关系的重构是市场经济的正常状态,随着创新产品的不断出现,企业需要重新调整原有的利益分配格局。但是,这个过程需要有一个平衡,双方需要找出符合经济发展规律,可持续发展的合作模式。运营商与微信微信收费之间的争议,恰恰说明了运营商与OTT企业之间的利益重新分配,从目前的发展趋势来看,运营商将侧重资源做智能管道,重点是建设无线通信网络,更多的业务将被互联网厂商接管,相应的,互联网厂商也应该向运营商支付相应的费用,至于如何分配具体的利益,两家公司必须进行谈判,监管机构需要做的是保持整个市场的基本均衡发展,而不是直接干预企业的利益如何重新分配,甚至更少的分配。